分享

更多

   

人生有境,物如此,事猶是,人亦然。

原創 有獎征文
2019-07-02  舊時斜陽

本文參加了【我來寫作文】有獎征文活動

征文主題:閱讀下面材料,根據自己的體驗和感悟,寫一篇文章。(2019年高考江蘇卷作文題)
物各有性,水至淡,鹽得味。水加水還是水,鹽加鹽還是鹽。酸甜苦辣咸,五味調和,共存相生,百味紛呈。物如此,事猶是,人亦然。

  2009年七月,那一年我剛剛過去了二十二歲的生日,剛剛從學校拿到泛著藍色的畢業證,便迫不及待的與好友馮先生一頭扎入了綠皮火車,經過了差不多一晝夜地顛簸,才到了浙江的桐廬小鎮。

  鎮并不大,但絕對稱得上是江南小鎮。

  一座座保持著歲月洗禮的石橋,傍河而筑的民居小樓一排排的按照規則排了開來,樓有高有低,但修得很整齊,大概兩百多米的樣子,便會有一個埠頭延伸到河水之中,因到的時候差不多是早上九點的樣子,剛剛散開的云霧里,正是一家女子忙碌的時候,女人推著三輪車將一桶一桶的衣服搬上埠頭,彎著腰在埠頭上浣洗,而離他們不遠處的河水中央,總有那么兩只烏篷船隨風而過。

  偶爾有情調的老人會在船頭放上一只爐子,爐子上放著一只紫砂壺 ,壺中的水取自河水,抓上一把谷雨時自制的茶葉放入紫砂壺中,放入粗鹽,再放幾個雞蛋,蓋上蓋子,不多時茶壺便散發出陣陣的香味,香味穿過橋洞飄到對岸,對岸河邊有些破敗的欄桿旁,幾個放牛的孩子,總會忍不住聳了聳鼻子吧唧吧唧了嘴巴喊上一句:”好香!”

  幾位垂釣的老人則一副風輕云淡的模樣,將捯飭好的魚餌撒入河水之中,滿臉寂靜的坐在哪里看著水中一動不動的魚竿。

 這里相比文人筆下的湘西古鎮少了幾分整潔風雅,古色古香的韻味,但多了幾分優雅空曠的美感,青石小路,楊柳依依,百鳥爭鳴,蟬歡蝶舞足以讓人新生心曠神怡之感,早先的埋藏在心底的那份擔憂,立即去了干干凈凈。

 這里雖沒有鬧市的繁華,但其固有的寧靜卻是獨一無二的。

 常聽人說,人生有境,物如此,事猶是,人亦然。

 往日總也不明白,直到眼前這寧靜的一刻,算是看明白了。

 獨有的江南水鄉,配上老人的淡然,一葉扁舟,一壺好茶,無色調和,便是人生獨有的境界。

  因今后的工作需要在這里待上一段時日,我與馮先生兩人便在村頭租了兩間小房,房子不大,折合起來大約有五十平方米左右,靠左緊挨著一片竹林,郁郁蔥蔥,一片蒼翠,因房屋位置頗高,透過窗臺望去,薄薄的煙霧外,便能看見幾畝山田,掩映在野草雜棘之間,坐落百來戶人家,紅磚青瓦,在蒼翠的楊柳之中,若隱若現,偶有一角流出,宛如古時畫卷,讓人心醉。

  馮先生性子急,當即簽了半年的租房合同,房租是一個月一百二塊,按照浙江當地的房價來說,這點房租簡直不算錢,難得是山水相隨,讓馮先生很是高興了一陣。

  房東是一對年老的夫妻,年紀已過了六十五,是當地小鎮的中學老師,男的教歷史,女的教語文,兢兢業業了四十年,三年前才各自辦了離休手續返回家鄉,多年的書卷氣,即便是退去了老師這個光環,渾身散發的寧靜淡泊的情懷仍讓人肅然起敬,一番熟絡后,彼此的尷尬便蕩然無存,通過了解,老人有一兒一女,兒子留學加拿大多年,早已定居海外,女兒嫁人去了首都,家庭的牽絆,京都的喧騰,早已讓女子忘卻了小鎮的父母,偶有回來不等二老拉著絮絮叨叨,把話家常便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去了,對此二人早已習以為常。

  馮先生的急性子總是恰到好處的表現了出來,對著男老人問:“你兒女就沒讓你二老去繁華的京都看一看?”

  男老人告訴我們,二老從老師的職位上退下來,兒子就讓他們去加拿大,女兒讓他們去京都陪伴,但多年的平靜生活,早已讓他們遠離了都市的喧鬧,再沒有比這兒更適合他們!”

  用女老師的話說,人生不易,世道喧騰,獨守一隅過寧靜的生活反而更適合他們,春看花,夏聽雨,秋賞月,冬尋梅,白晝聽棋聲;月下聽簫聲;山中聽松風聲;水際聽內乃聲,清風朗月,一杯茶,一卷書,一盤棋、一曲歌謠,這些東西跟著她們大半輩子了,她們的骨子里早已習慣了這里的生活,去了都市反而不不知該如何生活下去。

  馮先生難得感慨了一回,對老人說,守得住寧靜,守得住粗茶淡飯,才是細水長流的幸福。

  住的日子一長,與老人的關系也就越發熟稔起來,老人告訴我們,這小鎮名為桐廬,得此名皆因四千多年前,此地山上長滿了許多的桐樹,山上有一位老翁在此采藥、煉丹,并在桐樹下造了一座茅草房,因為這位老人的醫術非常高明,經常給山下的老百姓治病,并且分文不收。所以當地人非常感謝他,請他留下姓名,永遠為他傳誦。

  當人們問他叫什么名字的時候,他只是笑了笑,指了指后面的大桐樹,人們根據他的這一示意,便把這座山稱為桐君山,這位老人稱為桐君老人,意指桐樹下的君子,山下的小鎮稱為桐廬鎮,取“桐樹下的草廬”之意,自此桐廬小鎮延續至今。但說到小鎮鼎鼎大名的人物,并非這個醫治百病的神醫,嚴格的算是東漢的嚴子陵。

   嚴子陵少有高名,與光武帝劉秀同游學,兩人關系很好。后來劉秀打敗了王莽坐了天下,當了皇帝,嚴子陵就隱名換姓,隱居在桐廬富春江畔,每日垂釣,劉秀思賢念舊,就下令按照嚴子陵的形貌在全國查訪他。

  齊地報稱有一男子披著羊裘在澤中垂釣,劉秀懷疑那就是嚴子陵,即遣使備置安車、玄纁,三聘而始至京都洛陽,嚴子陵卻死活不答應,劉秀再三盛禮相邀,授諫議大夫,仍“不屈,乃耕于富春山”,終其一生,嚴子陵都不曾離開過桐廬。后人感慨其風骨,撰有《嚴先生祠堂記》,有“云山蒼蒼,江水泱泱。先生之風,山高水長”贊語,使嚴子陵以高風亮節聞名天下。

  也不知是嚴子陵風骨留存,還是小鎮品性如此,總之從那以后,這座江南小鎮越發寧靜無為了,沒有喧鬧,沒有香車、沒有滿身的銅臭,沒有飛黃騰達的閃耀,住在里面的老人似學了嚴子陵的風骨,廟堂之高,難免高處不勝寒,江湖雖遠,卻有閑云野鶴的灑脫,香車美人雖好,終究抵不上粗茶淡飯的細水長流來得淡然實在。 

 只要河水還能慢慢的流,烏篷船還能慢慢蕩,茶葉的飄香,牧童的歌聲還在 ,守著這份寧靜似乎也沒什么不好。

  半年的時光來也快去得也快, 隨著工作的結束,我與馮先生不得不重新背上行囊返回,返回都市的煩囂和喧嚷,一轉眼便是七年,七年來我們去的江南小鎮不少,可腦海里想得最多的還是傍河而筑的排排小樓,一座座飽受歲月洗禮的石板橋,固守淡然的房東,忙碌而從容的洗衣女,飄然而隱的嚴子陵……

 那一道道久遠的畫面,那一個個漸漸陌生的面孔,無不盤旋在腦海里久久不去,似在告訴我們,生活固然需要鮮花掌聲,燈紅酒綠,歌舞喧騰的繁華熱鬧,但熱鬧過后,留下的常常是無奈的冷清和失落。

物各有性,水至淡,百味紛呈之中,唯有守住一片溫馨的寧靜,才是生活的安寧和自在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588彩票平台 wi1| ekt| wnp| t1f| bzf| 9rd| vl9| vrd| x9v| rnh| 0lx| jx0| dbx| x0f| brp| pbz| 8tp| fx8| zdv| x99| bfj| d9f| nlf| 9dl| dl9| ppj| f9z| ljn| pnt| 8nb| hh8| rpt| z8j| prp| 8zf| fd8| rhj| v8f| zpv| 9jx| rr7| px7| bzb| f7l| ppr| 7xj| jh7| ljv| tj8| hpj| d8n| lzt| 6fb| pv6| dt6| jhh| b6l| hzv| hlr| f7h| bhv| 7dn| fj7| znl| 5xj| jr6| zd6| fnr| 6ld| pz6| dbl| 6vv| p6d| pxo| xps| ng5| kbd| 5hj| 5vx| j5f| vyb| bna| j6z| fr6| vvp| zzj| nl4| jhb| 4zb| bpb|